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香奈儿》第五章

隔壁老王的花瓶 2018-06-20 21:57:56


        穆兰城的时尚狂欢 1900 年,世纪盛会的冲击使法国为之沸腾,重视节日的穆兰城 更加热闹了起来。毕业后,老师引荐嘉柏丽尔和阿德里安娜到裁缝店 工作。在这里,两个女孩儿忙碌而快乐,外人看不出她们内在和谐的 配合,只知道“她们的手艺简直像天使一样”。

        穆兰,一座法国历史名城,处处洋溢着传统气息。从 12 世纪起,这里就是法国的政治军事重镇。14 世纪时,穆兰城成为波旁公爵领地的首府,在当时的众多城市中最强悍和富裕。厚厚的墙壁和精致的钟楼静静地向后人展示着它当年显赫的历史地位和至尊身份。在高大的城门上,一条标语赫赫在目:果敢、光荣、若渴。昔日穆兰人的非凡气概从这几个字符中跃然而出,鼓舞着今天在城门前肃然而过的人们。重视荣誉是穆兰从辉煌历史中传承下来的优良品质;尊重传统、讲究礼节是当地居民具有的良好精神风貌。穆兰城用独特的历史语言将优雅、端庄、敦厚融为一体,在每位文明的崇尚者心底留下一份珍贵记忆。 

        穆兰人对节日庆典特别重视。在今天所能搜集到的关于穆兰的记载中,有很多关于当地居民庆祝节日或举办庆典的描述。世纪之交的庆祝活动,穆兰人自然不会错过。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极大的参与热情使穆兰的庆典活动规模空前。游行是欢庆活动的主要内容,各阶层社会团体都推选出自己的优秀成员,组成了最佳游行阵容。大型宣传画板矗立街头,街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鲜花把道路两边的路灯点缀得五彩纷呈。主妇们忙着把家里精心布置一番,把男人们的衬衫熨烫平整,皮鞋擦得锃亮。 

        喜庆的时刻到来了,人们开始拥向游行队伍行进的街道。嘉柏丽尔和阿德里安娜手拉手挤进了人群,与路旁的围观者们一起沉浸在欢乐之中。过去,乡村女孩儿与都市女孩儿的生活相比有一大段差距,这一点从衣着上就可以看出来。乡村女孩儿的穿着都很简单,颜色灰暗、裁剪马虎,在家读书的乡村女孩儿也只能穿双排纽扣的套装。 

穆兰城

        为了参加节日活动,嘉柏丽尔和阿德里安娜特意把自己打扮一番:穿上裁剪合适的衣裙、锃亮的皮鞋,领饰帽饰一应俱全。她们神采奕奕,心情也格外愉快。嘉柏丽尔与阿德里安娜形影不离,她们在街上奔跑、嬉笑,频频引来周围人羡慕的目光。在外人眼里,她们是一对不分彼此的“双胞胎”,情投意合的孪生姐妹。

街道上,到处是欢声笑语,道路两边的楼房阳台上也站满了人,大家共同见证人类文明社会百年更迭的历史时刻,分享和平生活的快乐与幸福。节日的古城,天更蓝、草更绿,昔日的波旁公爵府更加巍峨气派。游行队伍经过时,道路两边的人们欢呼雀跃、脱帽致意。看台上的男人们一面观瞻,一面神情庄重地在胸前画着十字。 

嘉柏丽尔 (1938 年 )

        穆兰城中有两所天主教学校,分别为男生和女生设立。两校各自派出了庞大阵容参加游行。女孩子们在队伍中踏着轻盈的脚步,仙姿款款;男孩子们组成的方队气势雄壮,整齐划一。孩子们的朝气和欢乐情绪,赢得路边观众的阵阵掌声。谁不为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感到高兴呢?嘉柏丽尔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看游行队伍,黑色的双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期盼着日后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后来通过与圣母院学校函件联系,嘉柏丽尔的愿望实现了:她们三姐妹和阿德里安娜可以在圣母院继续她们的教育。这所女子寄宿学校由穆兰的天主教教会管理。本着基督教“爱邻如己”的慈悲原则,学校最大限度地为不同阶层的孩子们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当时法国社会已经普遍存在两极分化现象,女校按自然情况将学生分成两部分管理。一部分是来自普通家庭的女孩儿,另一部分是来自上层社会家庭的大家闺秀。在入学登记表上,嘉柏丽尔三姐妹和阿德里安娜都算作普通家庭一类。嘉柏丽尔非常满意,她不必再为自己特殊的贫困家庭的出身背景而烦恼了。还有更令她高兴的事:她的床铺与小姑姑的床铺彼此相邻。这样她们就可以说一整夜的悄悄话! 

        圣母院规定,在校学习的孩子们不能穿得过于华丽,以避免社会上的贫富差距在学校里对孩子造成不利影响。即使这样,仍然可以从衣着上看出孩子们家庭的贫富之别。贫困家庭的孩子衣着简朴,服装的面料也比较粗糙,有时还要穿着带有破洞的衣裙上学;而有钱人家的孩子衣服选料上乘,甚至是用克什米尔羊毛织成的。当时法国刚刚摆脱自然封闭的农业社会,普通百姓恐怕连克什米尔在哪里都不知道。可见,孩子们衣服上的差别反映出社会上难以逾越的等级鸿沟。

        不过,这些小小的外表差异对孩子们影响不大。嘉柏丽尔的短上衣已经洗得泛白,磨旧的鞋子也是别人穿过的。望着街上穿着光鲜体面、络绎不绝的行人,她暗暗对自己说:“我本来也应该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她的眼睛轻灵地闪动着,求知的渴望在引导她去探索和发现一些新奇的事物。“我们来喝茶。”嘉柏丽尔脑子里的念头刚刚一闪,话即脱口而出。“茶?你从哪里知道有人喝茶的?”到底是阿德里安娜比较沉稳,什么事情都要问个明白。“《时装报》上写的。在巴黎,每个人都喝茶。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从今天起我们也要这样做。”嘉柏丽尔说得有根有据,并决心一试。“乖乖,你脑袋有问题!”

        小姑姑亮出了长辈身份,语气严厉起来。“不管,我就要茶。”小侄女也有看家本领,撒起娇来。“没得买。”阿德里安娜不好拒绝,开始寻找借口。“谁说的,药铺里就有!”嘉柏丽尔早就摸清了茶叶的销处。小姑姑再也无话可说。俩人一起走进了可供饮茶的咖啡厅,有模有样地扮作名媛品起了茶。 

        穆兰咖啡厅遍布城区,拉利埃广场是咖啡厅最集中的地方。有些咖啡厅经营历史较长,在同行中是老字号,比较注重文化传统和优雅格调。而新型的咖啡厅集歌舞娱乐于一体,更致力于营造轻松休闲的气氛。像多芬咖啡厅为招揽顾客,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节目上演;圆亭咖啡厅、巴卡咖啡厅、名人咖啡厅等把节目安排在特定时间,只在星期天表演节目。除名媛淑女、贵族绅士常来咖啡厅消遣外,穆兰附近驻军的官兵和普通市民也是这里的常客。“黄金时代”的到来,促进了娱乐业的发展,咖啡厅的消费方式也趋于多样化。嘉柏丽尔与阿德里安娜在咖啡厅里不必花很多钱,就可享受到一份悠然、欢悦。 

        回到学校里,她俩又成了比肩而坐的学生。穆兰天主教私立学校的男校和女校之间仅隔一条小巷,两校各自独立管理,教育方针也有区别,男生学校注重培养孩子们的仪表和气概,女生学校则设有礼仪和手工课。 男校学生经常参加重大的社会庆典。每到这时,孩子们便穿戴整齐:头戴礼帽,身穿短款外套,白色衣领松松地向下垂着,齐膝的法兰绒短裤,帽子上装饰着黑色缎带。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出行,气宇轩昂地穿过大街,一招一式都映射着穆兰古城的军事传统。女生学校的礼仪课比不上男生列队行进那么潇洒,孩子们需要学习规范礼仪中的下跪、点头和屈从。逆境中长大的嘉柏丽尔非常倔强,要她学会对别人下跪和屈从,实在不是件容易事。每到这时,她便装作听不懂教义,草草而行。 

缝纫手工课就是嘉柏丽尔和小姑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她们都受过“十足的女人”露易丝的“正规”训练,对面料识别、色彩搭配、样式裁剪和手工缝纫样样都不陌生。感兴趣的课程学起来特别容易,她们的缝纫技艺提高得飞快,成了老师的得意门生。各种布料到了她们手里,经过缝牵缀纳很快变成了令人羡慕的佳作。

1902年,她俩在圣母院的学习生涯即将结束。毕业典礼上的自制礼服,

1930 年,歌剧女歌手玛尔特·达韦利和嘉柏丽尔在游艇上

就是她们最好的毕业设计。嘉柏丽尔总结了手工课中的缝纫经验,按照小说故事情节中描述的服饰效果,加上自己的想象,设计了一款造型优雅、色调明快的套装。她在紫色绒裙上小心翼翼地配上了荷叶滚边,洒脱飘逸,效果非常好。贴身衬裙采用淡紫色绸料,并做了多层次处理,显得舒适华贵。色彩和质料搭配得和谐悦目又富于变化,灵动的创意与细密的手工相得益彰。同时阿德里安娜也拿出了自己的得意之作。她们的成绩令同学们刮目相看,老师也为她们感到高兴。

寄宿学校的老师们都是来自教会的修女,她们待人和善,缝纫技术高超。老师们制作的手工服饰针脚平整、精美典雅,令嘉柏丽尔折服;同时老师们对学生的审美意识和表达方法的尊重和理解,换来了嘉柏丽尔对老师的信任。除缝纫技巧外,老师们严谨的生活态度使嘉柏丽尔受益终身。毕业后她们离开圣母院,经老师引荐,她和阿德里安娜进入了“圣马利亚”商店工作。这是德斯布腾家的品牌老店,总店位于罗洛吉路。长期以来,“圣马利亚”商店积累了极好的口碑,生意越做越红火。商店不仅经销婚嫁用品及童装,还有服装配套的附件,如毛皮领、披纱、皮毛围巾、各种绣品等也一应俱全。此外,这家商店还以丝绸材料、花边缎带的花色品种繁多声名远播。白天,俩人一起站在厚重的木质柜台旁接待前来购物的女士小姐们;晚上就在商店后的房间里休息。 

        同时姐姐朱莉亚也离开了学校,妹妹小安托瓦妮特继续在圣母院学习。朱莉亚天性善良、为人随和,有很强的家族归属感。像许多农村孩子那样,她对恬静的田园生活很适应,对未来生活没有太多奢望。从孤儿院到圣母院将近八年的宗教教育没有改变她根深蒂固的血缘亲情,最终她回到了爷爷奶奶身边。在嘉柏丽尔看来,朱莉亚的这个选择是无奈之举。家乡的生活非常清苦,这是母亲早逝的原因之一。她不愿看姐姐重蹈母亲的覆辙,可又不能指望朱莉亚与自己拥有同样的目标,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回去。1913 年,31岁的朱莉亚在家乡病故,与母亲一样,死于哮喘。 

1900 年,身穿潮流服饰的法国贵妇,男摄影师准备拍照。贵妇人的紧身内衣、礼帽以及人造“海滩”背景, 都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历史资料

        “德斯布腾家新聘了两个能干的女店员。”消息不胫而走,古城又增添了一条大新闻。新老顾客们的神经一下兴奋起来,纷纷登门。大部分顾客出于好奇,在选购衣料时,顺便一睹新人芳容。也有许多高端顾客,类似于露易丝姑妈那样的经典女人,有丰富的购物经验和选材眼光,常在挑选商品时提出些独到见解。开始时,嘉柏丽尔对业务不熟,不知怎样应对顾客的问题,遇到高端顾客,心里更是没底。而阿德里安娜性格温和,总是面带笑容。有小姑姑在身边,嘉柏丽尔心里就有了依靠。

        时光荏苒,她们顺利地适应了职业角色。店内生意更加红火,新店员的

工作能力得到了顾客的认可。 每当穆兰举行重大社会活动或节日庆典前,上流社会的贵妇小姐们都要精心打扮一番,以便届时能闪亮登场。她们在选择衣服的材料搭配时,“圣马利亚”商店是必到之处。店里这时格外忙碌,这边顾客要挑选丝绸颜色,那边顾客想确定花边款式,店员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赛马旺季来临前,衣料商店还会出现关不上店门的奇观。赛马比赛场曾经是力量和技巧的舞台,男性的剽悍和豪放是主要看点。后来观赛的女性越来越多,赛马场逐渐变成了贵妇名媛们的服饰比赛场。虚荣的服饰竞艳为赛马盛会平添了几分色彩,使城里的服装生意火得不得了。有时到了下班时间,顾客们仍在兴致勃勃地挑选衣服,店里就得为顾客们延长营业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对嘉柏丽尔是难得的历练:各色面料在进出盘点中了然于心,缝制技巧在反复操作中熟于指尖。

        对许多顾客经常提出的问题,她已成竹在胸,可以随机应变。在满负荷的工作状态下,昔日的同窗好友已成为今天亲密的工作伙伴。嘉柏丽尔为人机警伶俐,比较适合招呼顾客和接受客人们的咨询。阿德里安娜工作耐心细致,接手了大部分的缝纫加工和制作工作。嘉柏丽尔不时给小姑姑提些加工建议,并在繁忙的时候帮上一手。阿德里安娜也忙中偷闲地帮嘉柏丽尔照看一下柜台,免得性情直率的小侄女对客人应对不周。外人看不出她们内在和谐的配合,只知道“她们的手艺简直像天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