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23岁听赵雷的《十九岁》,才记起,原来恋爱应该这么谈

ONE能音乐 2018-06-20 20:57:35

新一季《歌手》开播了。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

雷子因为一首《成都》红遍大街小巷。

我写

《赵雷是全世界的赵雷,成都是我一个人的成都》。

今年,张韶涵力排众议,

坚持要在第一场淘汰赛上演唱雷子的《阿刁》。

她说,

“这首歌非常贴近我个人本身,

它意境里的女孩非常坚强会让我联想到自己”。

那今夜,

我还是送你一句话吧,

“不管阿刁会不会变成全世界的阿刁,

我都希望你活成她

正直、善良、勇敢、美丽的模样”。




1.


今晚有两件值得开心的事儿,尽管其中一件maybe喜忧掺半。


一是张韶涵在《歌手》第一场淘汰赛当中翻唱了赵雷的《阿刁》,二是今晚七点,雷子上了一首新歌——《19岁》。


老实说,第二件事更能让我感到快乐。毕竟,这首歌我期待了很久,至少是从赵雷开《无法长大》的新闻发布会至今吧。


《19岁》的现场版我听过两次,一次是在发布会现场,一次是在《蜉蝣》的演唱会现场。


那天,他在四面台上来回蹦哒,像个小男孩那般。我好几次暗暗担心他是不是要因血糖过低而眩晕。


后来又记起,噢,他经常跑步、打拳,想必一定有一个健硕的体魄。


提及“小男孩”这个描述,我径自思忖了一番,似乎我喜欢的人都有一股“少年气”,那股少年气就像《蓝色大门》里的陈柏霖。


这样的少年有颜色,夏威夷衬衫的颜色;

这样的少年有味道,夏天打完篮球时满身的汗味;

这样的少年有声音(废话),声音低沉、一点儿也不文艺。

他喜欢说“哎”而不是“喂”。


赵雷也是“不死的少年”,他年轻的时候四处游荡,去看世界的模样,在地下通道里唱歌,也跑去选秀舞台上一展风采,也谈恋爱,也幻想将“世间美貌的女子”收入囊中。


三十而立仍旧提倡“无法长大”,乃至唱“我想发寻你的传单,可是我没有你的照片”这样青涩的字句。


2.


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事儿。在我上学那会,我单曲循环雷子的《over》、《妈妈》、《已是两条路上的人》、《背影》、《辞行》,经常深夜反复听,听到无法入眠。


那会总觉得令人感到疼痛的东西才深刻,喜欢忧郁的少年远远多过喜欢小鲜肉。


那会不太看偶像剧,即使看也是看《斗鱼》那种类型的,小混混郭品超把安以轩饰演的乖乖女拉入黑帮深渊,他们爱得死去活来满是坎坷,我也在屏幕外跟着潸然泪下。


那会我也许故作成熟,但绝不世故。

也许复杂,但并不浑浊。我对事物永葆好奇之心,永远赞叹,期待奇遇。


我不崇拜周杰伦和Beyond,我失恋的时侯听陈奕迅,偷偷把买早餐的钱攒下来,只为了一张朴树或者老狼的磁带。


那会的少年们呢,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在电玩城和网吧里挥霍青春,在卧室昏暗的台灯下偷看夹在课本里的暗恋对象的照片,偶尔也偷偷揪一揪姑娘们的马尾辫儿。


我从没爱过那样的少年。


但我现在若失恋了,反倒会在SHE、孙燕姿、梁静茹、刘若英的歌里找寻干净的青春与纯纯的爱恋。我现在反而会看《蓝色大门》、《我的野蛮女友》、《恶作剧之吻》、《灌篮高手》。

就像我现在喜欢赵雷,反而开始喜欢他的《少年锦时》、《我们的时光》、《玛丽》、《19岁》。


我的青春开始出现逆生长。你们的估计也是。


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吧。那些还在听赵雷的你们(除去学生党),有多久没谈过指尖碰触一下就能让你们心中开出无数多粉红色小花的恋爱了?你们多久没为心爱的男生织过围巾了?


你下班的时候,偶遇滂沱大雨,没有拿着伞等在马路对面的青涩少年,有的只是刚买新车可以顺带捎你一程的、曾对你示好的有为青年。大家都觉的他很不错,认为你们可以试一试。


3.


那天跟朋友聊天,笑着调侃,说我们这些长大成人的90后,谈恋爱只需要三天,一天用来认识,一天用来发生关系,一天用来分手。这三天的每一天,都充斥着满满的仪式感。朋友在上海,笑着应允,还真是。


我们通常没时间去了解任何一个异性,一了解了,就开始避免出现“欲速则不达”的状况。了解完该干嘛呢,该吃饭,吃完饭呢,该看电影,看完电影呢,该上床了。


我们都在避免过一种“无效率”的人生。


《19岁》里的男主人公怎样谈恋爱?


他初次偶遇喜欢的女孩子,在脑海里悄悄画下她的轮廓,希望再次找寻她。那或许不是一个通讯像现在这般发达的年代,寻找暗恋的女孩子不是通过陌陌、附近的人、新浪微博。他想发传单,发现连一张合影都没有,只好凭借记忆临摹。


他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游荡,猜测她耳机里听什么歌,也许会是自己喜欢的。猜测他们在下一个转角就相遇,也许是南锣的门前,也许是中戏里面。


他日夜期盼,满身荷尔蒙无处消磨。他直白的说,“我不愿与孤单为伴,我不是伟岸的正经人,我喜欢的就是你的脸”。


好久没见过这种坦诚了。现在的人,更多的是在打着“爱”的幌子消解寂寞。


4.


19岁的时候偷穿妈妈的高跟鞋,希望自己早日拥有一双一模一样的。23岁的时候买的起香奈儿了,但还是喜欢19岁时劣质的抹茶味香水。


23岁还戴着19岁时喜欢的手工戒指。


在家里写作不出门社交时,还穿着19岁时候的衣服,还偷偷喜欢19岁的时候,喜欢的那种男孩。


我19岁时爱上赵雷,觉得30岁的女人真温柔真美丽,落落大方羡煞旁人。23岁打开赵雷的B面,却发现还是希望永远当个小女孩,被他在19岁的街头找寻。


那么我们还是,“初识游泳馆大厅的里面,不见不散”吧。


咿,文章里透着一股子中年妇女悼念青春的酸腐气,不看也罢。


总之,祝我们永远谈19岁时候那种恋爱吧,脸上永远洋溢着19岁时的天真。

祝雷子发新歌快乐。


本文转载自“民谣在路上”(ID:minyao-zailushang)



ONE·音乐

不  止  于  听


十九岁

我想发寻你的传单

可是我没有你的照片

by 赵雷


(阅读今日音乐故事,点击“ 阅读原文”)


微信:onemusic-  微博:@一个App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