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小说连载】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第0507-0509章)

YU美人驿站 2018-06-20 20:21:53

第507章 【儿歌】

   索菲特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偌大的空间里,一应俱全的素雅家具,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完整的家。

    秉持着法兰西传统设计与融合了古罗马复古风格的房间中,所有的陈列摆放都别具匠心,苛求地使宾客一进入房间就能闻到高贵与雍容的味道。

    每日更换的鲜花被插在角落的精美花瓶中,空气中还弥漫着法国盛产的名牌香水味,浓郁而不刺鼻。

    这时候,浴室的门被从内拉开,刚刚冲完了一个热水澡的林若溪身上穿着一件酒店提供的白色真丝睡衣,手里拿着一块白毛巾擦拭着还沾着湿漉的鬘发,缓缓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

    宽松的睡衣掩盖了大片凝脂的肌肤与线条绝佳的身段,但却在朦胧之中,凸显出一股灵动轻盈的诱惑力。

    巴黎的夜景并不如中海来得繁华,更多的,是一种静谧的流动,就好像在万千的灯火中,也能感受到置身与花海一般。

    幽幽地叹了口气,林若溪停止擦拭发丝的动作,转身望向房间里的一只木质古朴壁钟。

    从杨辰被带走,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半点消息,虽然心里对杨辰有充分的信心,但这并没能担忧减少几分。

    静静地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林若溪微微出神,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曾几何时,自己完全没把这个男人当作平等的人类,甚至很多时候,希望他死了算了,别在自己眼前让自己心烦,总让自己记起那个混混噩噩失了贞洁,犹如地狱的夜晚。

    可是不知不觉,两人竟是一路走过了一年,吵架,闹别扭,冷战,开玩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就好像都在昨日。

    朝起晚归,繁忙的生活里,只是多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可有可无,不务正业的男人,但似乎……日子变的不再如以前那么冷清清的了。

    这个家伙浑身上下的,几乎找不到什么优点,懒散,粗俗,甚至低俗,抽烟喝酒不说,还*得很,别的男人哪怕*也藏着掖着,他倒好,明目张胆地拈花惹草,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

    总惹自己生气,总开自己玩笑,挖苦自己,讽刺自己,还老吓唬自己,让自己担惊受怕的……

    看起来很听话,可每到紧要关头,根本就是自顾自的谁也不听劝,大男子主义到了淋漓尽致。

    “这样的男人,应该没什么值得喜欢的吧……”

    林若溪喃喃地问了声,也不知道问谁。

    毕竟飞机上长途跋涉,又一下午舟车劳顿,还遭遇绑架的事,此刻其实身心俱疲了。

    林若溪感到身子骨软软的,于是走到舒软的大床上坐下,低着头,却是怎么也没有躺下去的勇气。

    “如果我睡着了,他明天早晨能回来么”,林若溪觉得头脑很胀,痛苦地闭上眼,摇了摇,睁开眼,自言自语地问道:“明明是这样一个坏家伙,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难道就因为那个晚上他向我表白吗……”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那一晚,飞奔出餐厅,在大街上哭泣的画面……

    “……就是这么一个烂透的男人,跟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这样的我!!可以喜欢你吗!?……”

    想起那一刻,杨辰的大喊声恍如在耳边不断响起,林若溪脸上浮现一丝羞涩,扑哧地笑了出来,

    “真是的,哪有男人会在表白的时候说自己烂透了……真是个傻子……我可从来没说过喜欢你呀,笨蛋……

    可是,我如果不喜欢他,又怎么会总想着他……我……果然还是……”

    “叮铃铃!”

    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让林若溪讷讷的自言自语被打断。

    受了点惊,林若溪坐直了身子,擦了擦眼角的莹润,才伸手把床头柜上的酒店电话拿了起来。

    “若溪,没打扰你吧?”电话那头是顾德曼。

    林若溪应了一声,想到什么,急忙问:“是杨辰有消息了吗?律师把他保释出来了?”

    顾德曼很是为难地道:“我已经叫了全巴黎最好的律师,但目前还没消息。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他不会有事的。”

    “嗯……那你有什么事吗”,林若溪听到不是关于杨辰,心里一阵失落,口吻也随着冷了下来。

    “我看你好像很累,心情也不是很好,就想带你去一去这家酒店的泰式按摩,那里面有最好的女按摩师,给你解解乏。还有啊,晚上吃的那汉堡算什么东西,我请你去吃……”

    “不用了”,林若溪直接打断了顾德曼的话,“谢谢你的好意,但很晚了,我想休息。”

    顾德曼沉默了会儿,道:“那好吧,明天就要开始时装周的作品发布了,我早晨去接你,不管杨先生能不能早早出来,工作的事不能耽搁。”

    “是在卢浮宫的卡鲁塞勒大厅,跟协和广场边的杜乐丽花园,对吗?”林若溪问。

    “没错,若溪你记性果然很好”,顾德曼笑着道。

    “不用来接我,我会自己过去的,你给我安排司机就好。我负责参加时装周的活动,你负责联系设计师与品牌厂商,这样才会有效率。如果你陪着我去参加,那等于让公司日常工作没人主持,没那个必要”,林若溪淡淡道。

    “可是……”

    “就这么定了”,林若溪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房间里的顾德曼听到电话里的忙音,先是一怔,随即狠狠地将电话摔下,面色阴沉地重重呼吸了几口气,眼里满是阴冷。

    “你竟然敢藐视我的存在,林若溪,你早晚是我的……”

    顾德曼眯了眯眼,自言自语了句,正要把床头的灯光关掉,却不想,听到门铃被人按响。

    顾德曼一脸不情愿地穿着睡衣从床上起来,走到门边,通过猫眼,看了一看外面的情况,发现是一名笑脸盈盈的服务生。

    打开门,顾德曼皱眉道:“什么事,不知道客人要睡觉吗?”

    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男子笑而不语,只是从身后取出了一张黑色卡片,递到顾德曼眼前。

    顾德曼觉得有些熟悉,好似在哪见过,却是想不起来具体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东西”,顾德曼纳闷地问道。

    服务生脸上的笑容敛去,眼里闪过一抹寒光,猝然间,服务生的另一只手上多了一把袖珍手枪,枪口在下一刻,已经对准了顾德曼的额头!

    顾德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枪口,终于想起了那金色太阳是什么,分明就是绑匪身上的标志!

    “有事要跟你谈,进屋,慢慢说”,面带冷笑的“服务生”眼神示意了下房间内,一字一句地道。

    而在另一头,林若溪挂断电话后,呆呆坐了会儿,最后幽幽地叹息了声,正打算关灯休息,却也听到了门铃声。

    因为住的是酒店仅有的这么几间总统套房,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打扰,毕竟不少住着的人都是有保镖站在门外的。

    林若溪疑惑了下,也不记得自己在巴黎有什么熟人,顾德曼被回绝了,也该不会有胆子过来。

    穿上拖鞋,林若溪走到门口,小心地从猫眼处看了一眼,却是悚然一惊!

    竟然,看见的也是一只眼睛!!

    林若溪慌乱地退了一步,捂着胸口,才醒悟过来,是有人在恶作剧自己,早早用眼睛堵着猫眼的口子。

    愤愤地跺了一脚,林若溪正想不管外面的人,走回去睡觉,却忽然听得外面的人开始唱歌——

    “小若溪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你老公我回来……”

    这个声音,分明是杨辰!

    林若溪猛地一转身,将门打开一看,果然是一脸坏笑的杨辰正直直地立在门口。

    “怎么样,我把这儿歌一改编,还是挺好听的吧,我就说嘛,选我当娱乐公司的总监,还是……”

    正沾沾得意的杨辰没能把话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林若溪已经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软软的,绵绵的身子,只披了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裙,发丝间,混杂着洗发液与林若溪本身的栀子体香,香喷喷的味道充盈了杨辰所有的感官,叫人迷醉。

    杨辰不只一次地幻想着,自己的妻子,哪天会跟自己的"qing ren"们一样,不会冷冰冰的面对自己,而是见了自己,就开心地扑进自己怀里,让自己肆意地疼爱。

    但是,当这一刻真正地来临,杨辰却发现,自己却是半点花*思都提不起来……

    因为,怀里的女人,她在流眼泪。

第508章 【抱你去睡觉】

    林若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看见杨辰的这一刻,全身上下的力气都汇聚在了一起,所有的念头告诉她,要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除了扑上去紧紧的拥抱,她什么也想不到,什么矜持,什么顾虑,什么勇气的,这一刻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感受到女人的双手,拼尽力气地抱紧了自己的腰间,杨辰在木然了许久后,终于缓过神来,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让杨辰感到心头久违的温馨与充实。

    慢慢的,杨辰的双手扶住林若溪的脊背,饶是隔着丝绸,也能感受到那羊脂玉似的肌肤紧致完美的触觉。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杨辰将下巴压在林若溪的头顶,一只右手轻轻地拍打了几下,就好像安抚孩子,柔声道:“乖,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林若溪这时也忍住了泪水,只是有些抽泣,泪眼朦胧中,全身的力气仿佛已经耗尽了。

    杨辰看林若溪似乎连站直了的力气都没有,心头一阵怜惜,很是自然地弯了下身,一手托起了林若溪的腿弯,就将她横抱了起来。

    林若溪下意识地双手勾住了杨辰的脖子,这才有些惊慌,别着头,娇靥绯红地问道:“你做什么?”

    “抱你去睡觉”,杨辰说着,走进房间,用脚后跟把门关上。

    林若溪听到“睡觉”二字,登时心跳急剧加快,看着杨辰一脸理所应该的表情,越发忐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在异国他乡,没熟人,没亲朋,就算有自己的下属,却都是生人,本身的安全感就已经降到了最低点,又经历了一次绑架与生死惊险的爆炸场面,林若溪感觉自己的心灵防线几近崩溃了。

    在杨辰不在的时间段里,她终于意识到,原来这个男人在身边与不在身边,竟然是那么大的差别。

    可是,意识到这一点,并不意味着林若溪觉得能坦然跟杨辰做些什么!

    虽然明白了存在的重要性,但是却依旧存在无数的疙瘩,让林若溪心中总觉得不是那么平顺。

    在林若溪胡思乱想的时候,杨辰已经将她平放在了舒软的大床上。

    林若溪这时才意识到,全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这种丝质的衣物,在灯光下便会显得若隐若现。

    局促地缩了一缩,林若溪慌慌忙忙地扯过床上的单被,包裹住自己,这才有勇气抬起头,望向床边站着的男人。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被褥,玫瑰色的被单,包裹在里面的浴后佳人,乌黑的发丝柔软明亮……这样色彩冲击画面,其实诱惑力很大,关键这主角还是自己的妻子,但杨辰就这么一直站在床头,并没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这么安静地看着林若溪一系列小动作,就像看着一出有意思的轻喜剧。

    “你……你干嘛这样看我”,林若溪渐渐发现,是自己先想多了,这个男人的眼眸里,很是清澈,并没那些叫人害羞的念想。

    “我在想,我是不是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整天试图骗你上床的家伙。虽然我的确很想跟你睡一起,不过我也从来没用过强吧,我可是一直尊重你的选择的。用得着这么防贼一样防我么”,杨辰笑道。

    林若溪抿了抿嘴唇,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说“是”,似乎比较伤人,毕竟他此刻并没强迫自己什么。如果说“不是”,杨辰又一直到处招惹漂亮女人,她觉得这违心。

    “你也不用为难,我虽然不算很聪明,但也不算很笨。我知道刚才在门口,你是担心我,才主动抱我的,谁没有冲动一下的时候,对吧”,杨辰眨了眨眼说。

    林若溪垂下臻首,不敢直视杨辰,的确,她刚才只是压抑的情绪在瞬间爆发了出来,却并没那种彻底接受杨辰的想法。

    “你是怎么出来的,顾德曼叫的律师帮你的吗?”林若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切换了话题。

    杨辰面露疑色,“律师?什么律师?顾德曼给我叫律师了?”

    林若溪蹙眉,“没有律师吗?是警方放了你?”

    杨辰摊了摊手,“我在欧洲这边有熟人,帮我说了几句,就放我出来了,一切本来就是误会,我又不是罪犯。”

    “原来是这样……”林若溪忽的想起,当初杨辰让自己去瑞士银行贷款的事情,能够随意拿一千亿欧元花的人,怎么可能没别的能耐呢,想来杨辰自己根本没把进警局当回事吧。

    “看看你,傻乎乎的,别总胡思乱想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进警察局,以前在中海不是也没少进么”,杨辰笑道。

    林若溪不满地白了他一眼,“你才傻乎乎的,不过话说回来,你说起中海的警察局,我就想起妍妍了……”

    “蔡妍?”杨辰脑子里一个激灵,后悔提起了这事儿。

    “是啊”,林若溪忧郁地道:“上次蔡凝姐来了家里一次以后,我就联系不到妍妍了,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怪担心的。我本来就朋友少,她现在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杨辰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还能怎么样,在海边傻乎乎地训练呢,前阵子还被你老公我干柴热火地天昏地暗很多次。过段日子还得陪她去燕京“提亲”呢!

    当然了,杨辰是绝对不敢把实情说出来的,才刚刚装完了“纯情男”,怎么也不能露陷啊,于是故作诚恳地宽慰道:“放心吧,蔡家又不是普通人家,能让蔡妍出事吗。若溪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明天不是还要参加时装周吗,早些休息吧。”

    林若溪也没发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是要休息了,你去找下顾德曼,他在楼下的最东面的商务套房,你的房钥匙他会给你。”

    “原来我不是跟你一个房间啊”,杨辰调笑道。

    见到杨辰又露出那副没正经的样子,林若溪懒得理会,漠然道:“你能不能改改,说没几句正经的又跑歪。别说废话了,记得明天早上陪我出席时装发布会,不准偷懒,我们是来工作的。”

    “啧啧,三句话不离本行,立刻又督促我工作,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杨辰摆了摆手,送了个飞吻,才转身离开房间。

    刚走出房间,关上门,杨辰就见到,一个身影正从电梯那儿快步走出来。

    “杨总监!上帝保佑!您可算回来了,真是急死我了!!”顾德曼一脸的焦急,气喘吁吁地穿着身睡衣就跑到了杨辰跟前。

    杨辰哈哈乐道:“小姑子,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去要我的钥匙,你倒自己送过来了。”

    顾德曼愣了一下,拍了下脑门,“不好意思,钥匙还在我房里呢。我刚才打电话去警局,才知道杨总监你安然无事地回来了。我就着急地上来想看看是不是在若溪这儿,没想到真是。杨总监,你没受什么伤害吧?我派去的律师正好跟您错过了。”

    杨辰似笑非笑地看了顾德曼一会儿,“小姑子你挺热心呀。”

    “应该的应该的,杨总监可是我救命恩人,当然要竭尽全力地帮忙才对”,顾德曼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呵呵地道,“既然看到杨总监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杨辰拍拍顾德曼的肩膀,凑到顾德曼耳边,小声道:“看到你没事,我也很高兴。”

    “啊?”顾德曼愣了下,似乎不明白杨辰的话是什么意思,也只好陪着笑了笑。

    等从顾德曼那儿取了钥匙后,杨辰慢悠悠走到自己的商务套房门口,他的房间是被排在与林若溪的房间最远的位置,可以说,顾德曼也算“煞费苦心”。

    不过,杨辰刚要开门,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果然,不等把房卡塞进去,就有人从内把门打开了!

第509章 【猩紅之哥特式弥撒】

    这是一名身着薄纱睡裙的女郎,就如同朦胧中掩盖着淡淡云彩的精美雕塑。让人不禁想起西方油画上,古雅典女神们的丰腴**,柔和的线条与绵绵的视觉感官,无一不是挑战男性荷尔蒙极限的情毒催化剂。

    栗色亮丽的发丝披散到腰间,如同绸缎一般带着大大的波浪,高挺的鼻尖,丰润的红唇,蓝绿色的魅惑眼眸,就像是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妖精,高贵、妖媚、充满神秘情趣。

    此刻,这个充满了*气息的妖精,正慵懒地倚靠在门边,神情俏皮而富有少女似的娇羞。

    “亲爱的辰辰,我漂亮么?”凯瑟琳眨了眨那对电光四射的媚眼,满怀着期盼地看着杨辰。

    “嘶……”抬起头,杨辰倒抽一口凉气,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我就知道,除了你,没人会这么胡闹。”

    凯瑟琳噘了噘嘴,走上前,一把揽住了杨辰的胳膊,毫不顾忌地用胸前的那两团肥美的乳肉将杨辰的手臂嵌了进去。

    “人家已经快两年多没跟你亲热了,你也太狠心了,就算这次来欧洲,如果不是我主动来找你,你肯定也不会主动去威尔士那边来找我的”,凯瑟琳幽怨地说着,将杨辰拉进房间里,并把门给关上。

    房间里的灯光显得昏暗,不知何时已经被人颇为细心地点上了一些香薰蜡烛,舒缓的李斯特钢琴曲就像是夜莺的清鸣,一切让夜晚显得朦胧而暧昧。

    身边紧贴着的美妇一副任人采撷的娇憨姿态,并没让杨辰猴急地想把这送上门的可口美味啃个干净,而是走到房间的大床边上,示意让凯瑟琳先坐下。

    凯瑟琳有些不依地不肯松开杨辰的手,最后杨辰也只好无奈地让女人粘着,才开口道:“你应该也知道,我跟两年前,已经有很多变化了。”

    “是结婚那件事吗,我知道的,我还知道,你的妻子这次也来这边了,就在这家酒店里”,凯瑟琳将头靠在杨辰肩膀上,笑意吟吟地道,“但是我也听简简说了,你还是有很多女人,不是么?”

    “她连这都跟你说,真拿你们母女没办法……不仅是我结婚了,我这两年,特别是近一年,发生的很多事情,对女人的看法改变了许多。我得承认,在我刚认识你的那段日子里,大多数女人对我来说,很多时候就是发泄玩乐用的工具,并没什么太大的价值。但是现在……你也好,简也好,跟爱德、索伦、马其顿他们一样,我把你当作我的朋友,而不是以前那个让我开心的‘玩具’……”

    杨辰自嘲地笑了下,又道:“所以,凯瑟琳,不要这样了。你不需要这么极力地讨好我,我们认识了已经快九年了。就算你不像以前那样讨好我,你还是我的朋友,还是可以得到我的友谊。”

    凯瑟琳妖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丝奇异的光泽,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你真的变了不少呢,辰辰。”

    “嗯?”杨辰感觉到凯瑟琳表情的变化,笑道:“这样的你,看起来才像年过三十的女人,而不是呆呆的小女生。”

    “你真讨厌,年纪小了不行,年纪大了又挖苦,难道我真的老了么”,凯瑟琳松开缠着杨辰的双手,从旁站起身来,在杨辰眼跟前,转了一圈,然后俯下身来,目光直直地盯着杨辰的双眼,吐气如兰地道:“辰辰,就算是朋友,也没说不能上床,不是么?”

    杨辰没说话,将目光移到了凯瑟琳的胸口处。

    因为睡裙的宽松,凯瑟琳用俯身的姿势站着,在胸口那儿便低垂了下来,宽松的领口内,一对圆滚滚的洁白显得有些拥挤,那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就像是诱人犯罪的深渊。

    “好看吗”,凯瑟琳娇笑着问。

    杨辰点点头,直白地道:“很美。”

    “咯咯”,凯瑟琳笑得合不拢嘴,这一姿态,让胸口那对软肉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还从领口散发出阵阵迷人的**。

    “辰辰,你知道吗,自从我丈夫死了以后,这些年,除了你,没有任何男人碰过它们呢……”凯瑟琳说着,忽然跨坐到了杨辰的双腿上,胸脯直接顶住了杨辰的脸,将杨辰的头埋在了自己的胸间。

    “我只愿意跟你上床,只愿意讨好你,对着你撒娇,不是因为我需要你为我做多少事,是因为,这就是我所喜欢的,我所愿意的”。

    杨辰的整张脸被埋在了弹性绵软的肉团里,热乎乎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儿,杨辰两只手抚到了凯瑟琳的腰间,捏了捏腰间的软肉。

    凯瑟琳的**到处都是肉感极佳的部位,看似有些多余的软肉,却恰到好处地增添了这个年龄段女性的岁月风情。

    “嘤”,凯瑟琳轻哼了一声,她能感受到杨辰双手的温度,有些灼人。

    杨辰将脸从那对波涛中抽离,充了血丝的眼眸,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高贵女王,声音略显嘶哑地道:“本来我是可以控制的,可是你偏偏要玩火,现在看来,你今晚不能睡了。”

    凯瑟琳的眸子化作了汪汪的春水,整个诱人的娇躯就如同扶风的弱柳,绕在了杨辰的身上,燃烧似的红唇,轻轻地抿住了杨辰的一只耳朵,伸出舌尖舔了舔,呼吸有些粗重地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吗,我就想要你,把我当作和那时的我一样……”

    柔腻妩媚的音调,却让杨辰的大脑中如同山洪暴发一般,无数的思绪喷薄而出……

    ……

    意大利,萨莱诺市。

    这座古老的城市静静地躺在意大利南部海岸线上,除了面朝度假胜地地中海,这座城市就如同其他的意大利南部城市一样,黯淡、陈旧。工作、学习、生活,日复一日,除了城市球队的比赛,吊起人们的一些热情,别的时候,好似看不到人们想要的未来。

    虽然是在冬季,但地中海气候的温暖,让这里的居民依然只需要穿着相对单薄的衣衫,碌碌地从街道上走过。

    这是周末,生性散漫的意大利人麻木地开着车,看着十字路口那一排排年代过久,而有些掉色的红绿灯,在日光下,偶尔会看不清那是什么颜色。

    或许也只有从一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哥特式教堂,高耸的尖顶,花式的玻璃窗,以及各种飞拱门的设计,才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从未断绝的生命力。

    坐落在港口附近的拿切斯索罗教堂,只是这个城市里数不清的教堂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天主教堂之一。

    几乎没什么人记得这座教堂是什么时候建造的,那块记录着教堂历史的花岗岩石碑,在教堂外的灌木丛里已经被埋没了许多年,也没人记得将它挖出来。

    毕竟,跟意大利太多的经典国宝级教堂相比,这座教堂,真的不怎么起眼。

    最普通的方形设计,中间高高地耸起了一个尖顶,黑色与灰色的外观,还有一些风霜洗礼后的花色,让人分不清到底原来是什么色调。

    中午时分的时候,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一群面带平和神色的意大利当地居民,从教堂里走了出来,有老人,有妇人,有青年,有孩子。

    这是周日,教徒们的弥撒结束了。

    等参加弥撒的人们走了以后,教堂的神父马里诺站在门口,面带慈祥的微笑,目送所有人走远,才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架,念念有词地说了些什么。

    马里诺是个孤儿,收养他的老神父已经在他二十岁的那年去世,从那时候起,马里诺就继承了这座小教堂的主持工作,一晃眼,如今的他也已经快要五十岁,光阴如梭,他最珍贵的岁月,都献给了从来没出现过的,神。

    转过身去,马里诺将教堂的大门关上,整个空荡荡的教堂大会堂里,就只有他一人。

    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缝隙,从花玻璃窗中照射进教堂内,融融的,让斑驳的墙面显得格外坑坑洼洼。

    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因为常年失修,教堂的破败,已经从原本的内在,简简侵蚀到了外部结构,很多时候,马里诺觉得,这个教堂的顶棚,会不会在哪天自己睡觉的时候,就这么倒下来。

    马里诺那张看起来已经不只五十岁的沧桑面孔上,流露出几分痛苦,抬头望了一眼教堂正前方的耶稣十字架,眼眸里,散发出几分狂躁与不安。

    默然地站立许久,马里诺才走回到了会堂前方的讲台上,那里摆放着一张长条的方桌,桌子上,是一小篮白面饼,与半瓶喝剩下的葡萄酒。

    这些,都是做弥撒完后,教徒们没吃喝完所留下的,但马里诺从来不会浪费,因为,贫穷让他没资格浪费。

    拿起篮子与葡萄酒瓶,马里诺走向大堂后方,那里是他生活起居的地方,从他记事起,起初有老神父陪着他度过了十几个岁月,再后来,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居住的二十多个岁月,直到今日。

    绕了两个弯,马里诺并没走进自己的房间里,而是走向了原本一直空旷着,仅有的一间客房。

    推开门,屋子里,除了一张铺垫着白色被褥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桌子和显得不怎么牢固的一张木椅。

    而此刻,那张木椅上,一名穿着明显不合身,太过宽大衣物的妇人,正怀抱着一名约莫十岁左右的女孩,静静地阅读着一本放在桌子上,有些破烂的《旧约》。

    这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母女,因为,妇人与女孩都有着美丽到惊心动魄的琥珀色长发,洁白到如瓷器一般的肌肤,就算是侧面看过去,她们的面孔,一个好似妖精,一个好似天使。

    真是上帝的杰作,马里诺心里总是会这么想,从半个月前,这对母女落难到教堂外,被自己收留时候就这么想。

    听到开门声,女孩先转过了头来,虽然小女孩的面孔就好似芭比娃娃一般可人,但却并没什么笑容,特别是那对宝石蓝色的绝美眼眸里,总流露出让人产生错觉的睿智目光……就好像,一切都会被她看穿一般。

    “中午好,神父”,小女孩脆生生地问候。

    这时,妇人才转过脸来,虽然没怎么打扮,发丝有些凌乱,但丝毫不能掩盖妇人雍容高贵的气质,只是,妇人的表情显得有些烂漫,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马里诺神父午安,我正跟宝贝看圣经,很多地方不懂呢,可不可以给我们讲讲。”

    小女孩瞥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道:“你还是先多认得一些字吧,都已经快三十了读圣经都不会,分明是我在读给你听。”

    妇人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伸手捏了捏女儿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宝贝,怎么可以当着神父的面这么说妈妈呢,要给妈妈留点面子,不是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吗”。

    “放……放开你的手”,女孩蹙着细长的弯眉,将母亲的手拿开,压低嗓子用只有妇人听得到的声音,不满地道:“你看你什么时候像个母亲,如果不是我早早发现有人追查到我们躲藏的地点,半个月前我们就死了”。

    妇人委屈地噘了噘嘴,“知道了,宝贝你最聪明了,妈妈不捏你的脸了。”

    看着母女二人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马里诺的表情越发复杂了几分,在门口站立了会儿,才说道:“凯瑟琳女士,我带了一些面饼和葡萄酒过来,你们应该饿了吧。”

    凯瑟琳脸上的委屈神色一扫而空,甜笑着道:“谢谢神父,我的确好饿,其实早上就想问问神父吃什么,不过看神父做弥撒就没敢出去呢。”

    “是我没想得周到,该先准备一些食物的”,马里诺说着带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微笑着走到凯瑟琳母女面前,将面饼与葡萄酒放到桌子上。

    凯瑟琳也不客气,面对干巴巴的面饼,并没觉得不好吃,而是拿起了一块,又撕下一小块,塞到女孩嘴边,“来,啊……宝贝张嘴。”

    “我自己吃!”女孩对母亲喂自己的动作感到头疼的样子,拿过了面饼,自己咬了起来。

    凯瑟琳呲了呲牙,娇哼了一声,“气死我了,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这么听话,就我们家的简这么不乖。”

    “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别人家也没你这样的妈妈”,小女孩简白了一眼自己母亲,一言道出了关键。

    一旁看着母女二人又要陷入一场斗嘴的马里诺,清清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我能询问一件事吗,凯瑟琳女士”,马里诺面色严肃地说道。

    凯瑟琳眨巴眨巴眼,讷讷地点头,“当然可以,神父请问吧,不过我不太聪明,如果是学术上的问题,问我女儿简比较有用。”说着还颇为得意地指了指腿上坐着的简,惹得小女孩又是一脸郁闷。

    马里诺眯了眯眼,面色几分古怪地伸手进黑色长袍的大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放到了桌面上。

    凯瑟琳与简母女俩看到纸上的内容,顿时没了话语,凯瑟琳一脸呆滞的表情,而简则是脸色肃然了起来,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十岁女孩的脸上,显得颇为怪异。

    “……通缉犯,凯瑟琳,简……悬赏奖金,一千万英镑……”

    马里诺挑选了这张通缉令上最关键的几个词汇,念了出来,面色有些冰冷地道:“这是昨天晚上,我从地区主教那里获取的秘密文件,你们母女,已经在整个欧洲被秘密通缉了。任何收留你们的人,都可能会被牵连死去,而交出你们的人,将得到一千万的英镑奖励”。

    屋子里瞬间静了下来,只有马里诺略微沉重的呼吸声,昭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神父”,简突然抬头,目光森然地道:“神父,你是想交出我们吗。”

    面对小女孩,马里诺神情变换莫测,道:“如果交出你们,真能得到一千万英镑,我会毫不犹豫地那么做。但是,我想了一晚上,既然你们是被秘密通缉,那交出你们,也会是秘密进行。像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人,凭什么保证,他们会给我一千万英镑。”

    “你很聪明,神父,如果你真那样做了,你只会死得比我们还早”,简冷笑道,“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你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这样我们都是安全的。而等到有一天,我跟母亲重新获得了出去的机会,那时候,你就会是我们的恩人。”

    听简说完这番话,马里诺突然哈哈狂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用力地跺了好几脚,就跟发了疯一样。

    这样的突然变故,让凯瑟琳下意识地抱紧了简,而简却是面露疑色,并未被吓到。

    “你笑什么”,简问道。

    “可怜的孩子,你虽然很聪明,但你真的只是孩子”,马里诺的脸沉了下来,目光中涌现几分被压抑着的狂热,道:“你说得没错,我交出你们,确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动作。但是,你真以为我不敢吗!?

    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我受够了这破烂的小教堂!我受够了这里干巴巴的面饼和劣质的葡萄酒!我受够了那群整天趾高气昂拿走我教堂经营费的肥猪主教!!

    神!?我从小就陪着老神父服侍他,我用我的青春,我最宝贵的时间,陪伴着他!我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但我从来没吃过一餐像样的牛排,从来没去过一次国外的旅行,我甚至连女人的身体都没感受过!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人会关心我叫什么名字,没人会在乎我的教堂是否会坍塌!我是否会突然在哪天老死去!

    我……我……我这样的半辈子,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最后一个人孤零零死在这个破烂发着腐臭的地方吗!?!?

    什么主教,什么教廷,什么混蛋的上帝!就让他们见鬼去吧!!”

    歇斯底里地咆哮声,震动了整个空荡的房间,让凯瑟琳母女彻底呆住了。

    “你滚开!!”

    马里诺突然一把将简从凯瑟琳身上拉开,摔倒在地上!

    “简!!”凯瑟琳猛然惊醒,大喊着想去把简抱起来,却不想腰间被马里诺一对手臂死死地给抓住了!

    简被一把甩到地上,全身酸痛,冷硬的木板让女孩感觉身体要碎了一样,看到自己母亲被马里诺抓住,终于明白了马里诺要做什么!

    “既然我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那我干嘛不对自己好一点,既然上帝把你这样的美人派到我身边,那我怎么忍心拒绝”,马里诺笑得有些失控,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狂咽着唾沫,开始将头拱向凯瑟琳的身体……

    凯瑟琳慌乱之下,开始拼尽力气地推开马里诺,但她毕竟只是女人,哪怕马里诺已经过了体力最好的年龄,但依旧不是她能抵抗的。

    “快放开我母亲!你疯了吗!!你是神父!你怎么可以这样!!!?”简终于也怕了,坚强的女孩第一次涌出了泪水,扑到马里诺面前,抓住了马里诺的一条腿,张嘴就咬了下去!

    “啊!!”

    马里诺一声痛叫,直接一踢腿!

    “砰!”

    简小小的身子直接被这一踢甩了出去,后脑勺撞在了桌子上!

    “简!!”

    凯瑟琳尖叫了一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昏迷了过去!

    马里诺浑然懒得理会简的死活,在他眼里,此刻只有眼前的绝美妇人,才是自己通往天堂的道路!

    “凯瑟琳……你不要再拒绝我了,你会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我会对你好的,我不会告诉别人你们母女在这里……我……你只需要乖乖听我的话,我一定会……”

    “不要!神父你不要这样!你……放开我……呜……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马里诺已经入魔了一般的狰狞表情,凯瑟琳终于落下泪花,从来没有过的无力与恐慌,哭喊着,感觉自己深陷在一个泥潭里,怎么也无法脱离,如果可以,她甚至恨不得咬舌自尽。

    但是,一想到身后还有已经昏迷不醒,不知道情况如何的女儿,凯瑟琳痛苦地明白,自己不能这么轻易地死去!

    她是母亲,她不能抛下孩子!

    “神父……抢了我的猎物,是要遭到神的惩罚的”……

    突然,一个有些粗糙的男子嗓音,从门外突然地传了进屋。

    男子的声音似乎有让人冷却下来的魔力,正要狠狠咬向凯瑟琳脸颊的马里诺浑身一个激灵,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而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凯瑟琳,则是红通通着一对泪眼,怔怔望向门外。

    这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打扮地颇为绅士与时尚的年轻人,甚至,从那略带青涩的脸孔上,能看得出来,他还是一个少年。

    少年的面貌很普通,清秀的黄种人,除了眸子格外的明亮以外,看不出任何特别的地方。

    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却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仿佛,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你……你是谁”,马里诺神父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慌张地转身,问道。

    少年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女孩,又看了一眼衣衫不整,梨花带雨的白人美妇,忽然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啧啧,真是个美人,怪不得,连西洋和尚都忍不住要开荤了”。

    这样一种轻浮的色色表情,出现在一个少年人脸上,产生了强烈反差,让凯瑟琳一时忘记了啜泣,说不出话来。

    “你……你到底是谁!!?”马里诺神父却是格外地惶急,对方完全没把他当回事,让他生气与畏惧。

    少年走进屋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zero组织,代号十三,是来杀她们母女的杀手。”

    zero?杀手?十三?

    一连串显得陌生的名词,让凯瑟琳与马里诺神父都没立刻反应过来。

    良久,马里诺神父才惊醒,道:“你……你是杀手!?”要他相信一个衣冠楚楚的少年人是杀手,实在有些吃力。

    十三耸了耸肩,“有问题吗。”

    马里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少年人,不要以为神父是可以随便被骗的。你肯定是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想要救下她们,然后再通风报信赚取一千万英镑是吗?哼哼,杀手……如果杀手像你这样,我也能当杀手!”

    十三苦恼地抓了抓后脑勺,“你怎么不信呢,非要我证明给你看么?”

    “你能证明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子”,马里诺神父张狂大笑了几声,“不要虚张声势了,告诉你吧,就算你发现我要侵犯这个女人又怎样,你一个小屁孩的话,没人会相……”

    马里诺没能把话继续说下去,只因为下一秒,他的脑袋已经被拍成了碎末……

    凯瑟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在空气中飘散的血花,就在前一秒,自称十三的少年人,仅仅伸出左手,闪电一般地拍上了马里诺的头颅,接着——头颅爆炸了!

    凯瑟琳从来没想过,杀人是可以这么干脆的,完全没有预兆,纯粹地用手就做到了子弹也做不到的事。

    更是从来没想过,人头的爆炸,会是那么美的,除了空气里浓郁的血腥味,空气中弥漫的殷虹,还有……喷涌出血泉的断颈……




玫琳凯事业商务彩铃,高端大气上档次。

让所有给您打电话的人通过彩铃了解玫琳凯事业!享受音乐彩铃!

展示玫琳凯黄金30秒,每次通话都是对玫琳凯事业的传播!

希望每个玫琳凯家人都用上玫琳凯商务彩铃,提升专业性!



长按下图 > 识别二维码 > 即可 









广告+文章+展业+流量=打造个人品牌


爱生活●爱分享

长按下方二维码

注册分享邦

获取海量客户订单







关注公众号扫描下图二维码












关注向大大内衣扫描下图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