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这一晚,你将能听到香奈儿听过的《春之祭》

国家大剧院 2018-06-20 22:27:19


全文字数:2000字

阅读时间:   7分钟

  1913年5月24日的柏林,德皇威廉二世给他唯一的女儿维多莉亚·露易丝举行了一场隆重奢华的婚礼。欧洲的不少皇亲国戚都来赴这场婚宴。婚宴上大家其乐融融,谁也不曾想,终结欧洲帝王时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在次年爆发。德皇嫁女的婚宴成了欧洲皇室、贵族最后的一场狂欢。

历史小知识



▲法国香榭丽舍剧院

  距离这场最后的狂欢没几天,1913年5月29日晚的巴黎,却上演了一场因“新生”而引发的“狂躁”。这一晚,在巴黎蒙田大道上刚刚落成的香榭丽舍剧院里,身着晚礼服、头戴珠光宝气头饰的贵族与那些追求时尚潮流的巴黎观众,原本都很兴奋,他们翘首期待着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能为他们带来一场真正的艺术享受。

▲年轻时的斯特拉文斯基

  庄严的异教徒祭典的构想浮现脑海。少女在团团围坐的长老们注视下狂舞至死。他们为了取悦春神,而拿她当牺牲来献祭……

——斯特拉文斯基

  《春之祭》演出开始。一段由巴松管以怪异的高音区吹出的带有神秘气息的旋律在香榭丽舍剧院响起。据说,就在这几小节的旋律中,有观众向乐队张望,想看看是什么乐器发出了怪异声响,很快,观众开始躁动,甚至发出“猫叫声和嘘声”。

▲《春之祭》1913年首演舞蹈演员皮尔茨

“献祭的舞蹈”表演草图

  大幕拉开后的一幕更是令一些观众觉得挑战“审美”:舞台上,芭蕾演员们屈膝驼背、迈着“内八字”神情呆滞地在台上跳舞;乐队传来的是光怪陆离的节奏、惊天动地咆哮的管弦乐……

▲《春之祭》首演后第九天

《纽约时报》报道这一“轰动”事件

  在前所未闻、前所未见的“前卫”面前,观众当即分成了两派:一派观众喧闹、谩骂,一派观众却看得饶有兴趣。两派意见不合的观众起了争执,甚至大打出手。在场的一位评论人回忆:“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尖叫声,尖叫声又遭到掌声还击。我们为艺术而战(我们中有人认为它是,有人认为它不是)……大约40名抗议者被赶出剧院,但那无济于事。观众席上的灯全都打开了,但骚乱并没有停止。”

▲可可·香奈儿(1920)

  这晚音乐会的观众中,不乏诗人纪尧姆、法尔格、作曲家德彪西、拉威尔、施密特、时尚设计师香奈儿等巴黎各界名流。而据说,作曲家圣-桑很早就愤然离场,不过,拉威尔、香奈儿则属于“饶有兴趣”的一派,都是“前卫”的支持者。

  最初只是几处令人不快的示威,但随后,示威者扩大,继而又出现反对者的示威,双方瞬间爆发争执,骚动遂一发不可收拾。

——斯特拉文斯基

  从德国末代公主出嫁到《春之祭》首演,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旧的时代摆出了落幕前盛大的宴席,新的时代就在这一片鼓噪喧嚣中到来。

▲尼古拉斯·罗伊里奇为1913年《春之祭》首演设计的服饰

  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乐谱完成于首演前的两个多月。但在首演之后,斯特拉文斯基不断地修改《春之祭》的配器、节奏等,直到1967年。我们今天的观众在唱片或者音乐会中,常听到的是1947年或1967年版本的《春之祭》。但由于斯特拉文斯基不断地改,这两个版本与制造“20世纪最轰动美学事件”那一晚演出的《春之祭》已经在许多方面有了极为显著的变化。

▲法国指挥家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

  那么,我们还可能听到德彪西、拉威尔、纪尧姆、香奈儿还有那些“闹事”的观众们听到的最初版《春之祭》吗?昵称为“独一无二的FX”的法国指挥家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和与他相识的音乐学者对《春之祭》的乐谱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式”考证:

  最初版本的《春之祭》非常难,音乐家们不可能用斯特拉文斯基期望的方式去演奏它。考虑到这些问题,同时受到指挥家们的鼓励,如首演这部作品的指挥彼埃尔•蒙特、曾指挥过第一版《春之祭》的埃内斯特•安塞美,斯特拉文斯基修改了配器、节奏等……相信《春之祭》的“粉丝”听到最初版的《春之祭》,将会非常惊讶这部作品一些段落的变化。

——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

  为了能让观众听到原本的历史,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不仅“考古”《春之祭》的手稿、斯特拉文斯基修改乐谱的痕迹,还与由他组建的法国世纪管弦乐团的音乐家们一起“考古”20世纪初的乐器。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

  这些年来,“古乐”运动让观众听到了巴洛克以及古典主义时期作品原本拥有的声音,但却很少有人以“历史乐器”还原浪漫主义或20世纪初期的音乐。为了重现20世纪早期音乐作品本来的样子,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与法国世纪管弦乐团找到1911-1913年间的乐器:使用羊肠弦的弦乐器、尚未配置八度键的巴松管(所以说,当时的巴松演奏家在演奏《春之祭》开头的独奏得有多痛苦)、构造与音色都迥异于当代乐器的铜管乐器等。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的音乐家们将用我们搜集到的1911年至1913年的乐器重新“组建”《春之祭》首演乐团——俄罗斯芭蕾舞团管弦乐团。

——弗朗索瓦-泽维尔·罗斯

  而“考古”乐谱与乐器的同时,他们还将遵从当时的演奏风格与技法以重现那个时代的音乐风尚。

  即将于6月3日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的“春之祭·梦回1913”法国世纪管弦乐团音乐会不仅要还原《春之祭》最初的音乐样貌,在这场音乐会的上半场,他们将带来“印象派”大师德彪西和拉威尔的作品。

▲编舞大师尼金斯基(1907)

  有意思的是,这场音乐会中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前奏曲》《游戏》与《春之祭》的编舞都是“舞神”尼金斯基,而这两部作品也都曾遭受过一些非议。当时的评论人认为《牧神午后前奏曲》“冒犯了高雅趣味”,而在《春之祭》首演前两周首演的《游戏》也因不寻常的舞姿和服装而遇冷。

  一百多年过去了,历史早已还给令当时一些听众惊异与不解的“前卫”一个公道。而现代音乐的大门也在百余年前《春之祭》复杂的节奏、狂乱的音响中开启。

  梦回1913,如果你是当年香榭丽舍剧院《春之祭》的观众,你会是哪一派呢?那就在6月3日来国家大剧院完成这一次“穿越之旅”吧^_^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维基百科

文案:崔磊

编辑:高建


“春之祭·梦回1913”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音乐会

演出时间:2018.6.3 19:30

演出剧场:音乐厅


牧神午后前奏曲——德彪西 曲
游戏——德彪西 曲

圆舞曲——拉威尔 曲

——中场休息——

春之祭——斯特拉文斯基 曲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一键购票

国家大剧院

艺术改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