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价格体系复杂,进口日用消费品降关税,能便宜吗

大众日报 2018-06-20 21:49:57

5月3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决定较大范围下调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不过经济导报记者走访的几家进口日用消费品商店,目前尚没有明确的降价计划。

关税即将下调,为何进口日用消费品对降价如此“迟钝”?化妆品电商平台美妆商城CEO、山东省化妆品协会秘书长牟云帆以化妆品为例,认为日用消费品受销售渠道众多等因素所限,即便成本降低也难轻易降价。

不过,维持原价格体系不意味着不让利。某家电连锁品牌驻济策划部负责人林峰认为,中国市场是任何一个国际品牌都必须重视的,且国内一些销售渠道也很强大,有“代”消费者议价的实力。“所以,未来进口日用消费品品牌或通过加大促销力度、推出特殊定制款等方式,让利给消费者。”

“暂无降价计划”

5月31日是工作日,济南泉城路多家大型商城内顾客并不是很多,不少进口化妆品专柜经营者选择抓紧时间理货,“我们并不了解公司是否有降价计划。”贵和商城迪奥专柜销售人员如是告诉经济导报记者。

就在当天,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称,我国降低部分进口日用消费品的最惠国税率,涵盖了百姓日常生活直接需要的各类消费品,而我国现有最惠国名单也基本涵盖上述日用品的主要出口国。但除了化妆品品牌迪奥,服装品牌如LV、BOSS、古驰等专柜的销售人员也称不知道有降价的计划。经济导报记者拨打了上述品牌的400服务电话,对方皆回复,目前暂无降价计划。未来如果价格出现变动,第一时间将在官网上更新。

截至6月3日发稿前,经济导报记者亦未检索到上述品牌因关税下调而降价的确切消息。

尽管离关税正式下调尚有近一个月,但进口商品也有提前降价的先例。5月22日,汽车关税确定下调,当天各大汽车品牌就表态降价;三天后的25日,奔驰、宝马、雷克萨斯等品牌进口车型便已执行降价,即便是甲壳虫、吉姆尼这样终端售价低至十几万元的小排量进口汽车,一辆车的下调空间也超万元,更别说百万元级别的豪车。“如果不先降价,下个月大家就都不来买车了。”某进口车经销商如是表示。

定价与关税“脱钩”

消费者热盼进口日用消费品降价,但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进口日用消费品的售价与关税关系不大。

与进口汽车不同,进口服装不用缴纳消费税,也就是说由15.9%降至7.1%的平均税率,缩减的都是成本。经济导报记者查询BOSS品牌官网发现,一件“修身版含棉面料轻薄运动夹克”的原价是6700元;未来关税将下调至6%,经济导报记者计算发现,在未计入利润、销 售成本的前提下,这款夹克体现到销售终端价格将近6100元,而若将利润、销售成本计算在内,上述价格还会更高。也就是说,单纯降税因素,对其售价影响有限。

但因为春夏换季,这款夹克现价已降至4020元了,降幅大大高于关税带来的终端价格下调幅度,可见进口服装终端售价与关税并不“挂钩”。

同样与关税“脱钩”的还有化妆品,作为业内专家,牟云帆表示,进口化妆品成本波动是常事,“对进口化妆品成本影响最大的并非关税,而是频繁波动的汇率;而汇率变动如此频繁,导致化妆品价格与成本‘脱钩’,而执行另一套价格体系。”

经济导报记者查询兰蔻官网,发现“美丽人生香水花香版50ml装”在法国的售价是75.25欧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44元,去掉在法销售的20%的增值税,其报关价格约为453元,按照目前香水10%的关税税率计算,累计30%的消费税、17%的增值税后,成本约为833元;关税下调至3%后,成本约为780元,下调空间仅57元。“如此幅度的调整力度,怕是还不如商场一次促销活动的力度大。”牟云帆表示。

综上所述,目前进口日用消费品定价多与关税“脱钩”,关税下调无法直接影响终端售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或借促销变相让利

虽然没有得到降价的确切答复,但在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一些家电卖场时,还是听到了对降价前景的乐观看法,“目前已进入‘大白电’的销售旺季,而洗衣机、冰箱、空调等关税下调,对西门子、博世、惠而浦、美诺等进口高端家电的销售是利好消息。”林峰如是说。他估计,在济南市场上,合资、进口品牌的家电占比约为23%,而平均税率从20.5%降到8%也让高端进口家电有了一定的降价空间。

但林同时表示,目前他所在的公司也无降价计划。

既无计划,何言乐观?林峰以自己就职的企业为例说:“以前我们专注于铺设实体销售渠道,但现在我们公司线上、线下渠道的销售份额已然持平。凭借规模庞大的销售渠道,我们与各大家电品牌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所以我们在售的产品能保证市场最低价。”他认为经销商的规模是“议价”的资本,“既然在价格方面我们要保证市场最低,此次关税下调,一方面我们要敦促品牌厂家调整价格,另一方面我们也会联合品牌厂家推出我们渠道定制机型,提高产品性价比。”

牟云帆提到化妆品行业也有类似的合作关系,他说进口化妆品的价格要遵从商场价格体系,所以关税下调也不能随意降价,可见商场对进口化妆品的“议价权重”也不低。而“议价”的结果是促销力度越来越大,“如果化妆品成本降低,品牌会将个中利润让给商场,这样除了的利润,商场在促销中也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毫无疑问,此次日用消费品关税下调,消费者终会受益,但是否会对国内品牌带来冲击?

牟云帆发现近年来年轻人选择化妆品,越来越与品牌“脱钩”:国际一线品牌并不一定受年轻人青睐。既如此,那关税下调带给国内化妆品行业的应该是危机与机遇并存,牟认为关税下调带来高端化妆品价格间接下探会抢占一些市场份额,但一些小众化妆品也将凭借各自特点突围,成功稳固自己的市场份额。

个性化消费的端倪也出现在了家电行业,林峰就称现在家电经销商更倾向于要求品牌厂家提供更完善的服务和更高品质的产品;而在服装领域,国内品牌也没有因关税下调而抢占更低端的市场,如匹克体育日前宣布已经全面收购国际运动品牌库奥索卡,浙江森马服饰也收购了欧洲中高端童装行业的领军企业Kidiliz集团全部资产,开始了消费升级。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导报特约评论员白明认为,目前降低关税的产品多是本土生产水平并不逊色的产品,关税下调后,国内外同类产品可以同台比武、良性发展。在满足人们消费升级需求的同时,又倒逼中国本土企业提高创新能力和经营效率,提升供给侧质量。(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峰系化名)

来源: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