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香水销售网络社区

灵光与恩赐:Uma Wang 印象

张朴好时光 2018-06-20 22:36:36


前一阵在成都,通过时装买手店HUG举办的分享会,见到了设计师Uma Wang(王汁)本人。我感觉认识Uma好像很久了,无论是从时装画册,秀场照片,还是身边的朋友言传,或者我在一些时装买手店亲手摩挲过她设计的时装,我觉得如见老友。她和她的时装一样,刻意和当下拉开距离,追求工艺之美,时光雕琢的印痕,也是我特别热衷的一种美学表达。在喧闹和话题不断的时尚圈,Uma Wang多多少少让我回想起我在二十几岁热爱的安特卫普派系的设计师们,他们以及Uma Wang所塑造的风格仿佛是仙风道骨,但又前卫练达,他们竭力超越时代的藩篱,完全从属内心的召唤,是艺术家的行为。


1.


HUG店内,展示着Uma Wang的最新系列



我走进HUG,店内闪现身着Uma Wang系列作品的女子,是轻盈的。我终于和Uma握手,她如我想象的一样,纤细高挑。我告诉她我认识在纽约的朋友Daisy,她很吃惊,世界很小,看来总有连接。


我认为真正的连接是,我迷醉于Uma的印花,意大利的面料,有着故意老着的调子,暗郁,沉着,都是诗,斑驳之中又特别灵动精致。她的时装,是和我的很多美学认知一致的:比如Pina Bausch的舞蹈;山本耀司或者川久保玲的暗黑系列;甚至是王家卫的那份东方美;坂本龙一的凌冽音乐……Uma觉得世界奇妙,人与人的相遇也看缘分,我则认为是吸引力原则。


观看Pina Bausch的舞蹈,经常让我感动落泪



我们都喜欢坂本龙一的音乐,张叔平做电影的美术指导。我说在华语电影界没有人做电影美术指导能敌过他,“别人做电影美术指导是‘像’,而张叔平是本来就‘是’之意”。我和Uma随后说到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我说当年看完,感动,震撼,挥之不去的是那份中国人的美,如果王家卫不是那么爱着血液里的东方,他拍不出来这份浩然的高级美。“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恰当如此简单概括了这次和Uma的相遇。


《一代宗师》,王家卫和张叔平拍出中国人之美


在得知我以前学影视编导后,Uma说怎么不继续做影视的行当,我说我的剧本写得拙劣无比。我用文字和这个世界打交道,正如Uma用时装建筑自我的精神圣土。但Uma说电影艺术浩浩荡荡,一帮人太好玩了,是群体开出的花朵,感觉融入到这个集体的创造中无比荣幸。最近,Uma参与了姜文的新片《邪不压正》的服装设计,她回忆第一次去见姜文的场景,带着一些幽默。电影里一个民国梦,姜文犀利、恃才放旷,狂野不羁,Uma Wang精巧,让时光倒转,擦出的火化让我期待。我说,我喜欢《一代宗师》里章子怡说的那句话,“我选择活在我的时代”。


2017年2月第一次在巴黎时装周作秀后的王汁;

姜文和妻子周韵到场助阵王汁

图片来自《T Magazine》


以前写了好多年的时装,但从来不觉得自己属于时装的圈子,我觉得Uma Wang的世界亦如此巨大,囿于狭小格局的自弹自唱必然囿于时代和地域的桎梏,无法开阔胸襟。Uma的时装是一个多面体的世界:见山见水,见世界,我们见自己。时装如是,文字如是。


如今,我已经不怎么写时装评论,但我每一季会关注我热爱的那几位设计师,我告诉Uma,我厌恶为了卖而设计的时装,我无限追怀的还是剪裁,对于面料的执着以及对优美轮廓的再造——所有这些,都在这个时代被无情地抛弃着,“我选择活在我的时代”,正如我选了一件暗红色的古着Yves Saint  Laurent短袖衬衣,搭配黑色Balenciaga西裤来与Uma见面。我依然相信衣着是传情达意,蕴含自我审美的媒介。


2.


我问Uma,你今天用了Le Labo的香水吧?我闻得出来,她莞尔。她觉得我身上的scent亦有故事,我说我今天用了Diptyque的Tam Dao。


Uma Wang 2018春夏系列


我们继续聊天,聊电影,聊时装。我说你的印花是我热爱的,不会艳丽,不会炫耀,只有低语,质感和时光之味,就像我热爱的Dries Van Noten。过去那么多年,我依然观赏着他每一次的时装秀,总要去巴黎左岸的店内寻求精神最大的慰藉。


Dries Van Noten的印花,

他依然是我这么多年一直follow的设计师


Uma说,像他们这样一代设计师,当年热血彭拜,大都受了安特卫普时装学派的影响,“我们那个时代,能看到的先锋和创意大都是那个学派的”,至于后来的山本耀司又是另外一种美学的撞击,都让人觉得是灵光缪斯。


我们又说Martin Margiela,我永远的时装偶像。Martin Margiela给予我的馈赠远远大于时装,larger-than-life的美学主旨侵袭了我生活的各个层面,以至于我那么热爱不告而别与淡然的调子,东方哲学里的道家缥缈出世亦是相似的主旨。当年看李安的《卧虎藏龙》,结尾的玉娇龙在武当山顶坠入雾崖,当年我不懂,这些年我愈来愈懂——那是很Martin Margiela的行为,佛家有“我执”,Uma Wang也是这般的。


Martin Margiela对我的影响是一生的,

他深深影响到我的审美和人生哲学


Martin Margiela早就淡出了时尚圈,Uma时装的那些暗调,深入的色彩让我想到多年前Martin Margiela的再造和解构,但是Uma Wang不是Margiela,她更懂得东方的玄妙,又结合了西方的裁剪,意大利面料里开出了一些饱满的花蕊,但都不需要咄咄逼人引来注目,那是行云流水般的自足。有一些美,并不需要放大,站在台前,或者出位,美得水到渠成的意境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这些都仿佛是Uma时装的注解。


Uma的东西可以是超越时代的,也可以是带人畅游任何时代的武器,显得timeless。今年时装周期间被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邀请去爱丽舍宫参加晚宴,见到了她的众多同仁与时装偶像,又像是一次生活奇遇。她回忆在爱丽舍宫外排队等待入场,被Rick Owens牵引,那是一个温暖体贴的Rick Owens轮廓,稀释了爱丽舍宫的威严,等级和尊卑。



Uma的男装一年只做两季。有一次她和团队去西西里岛,在街上拉来不同职业的男士拍摄了2016年春夏男装照片。


在西西里岛拉来当地的路人拍摄男装照片

男装图片由Uma Wang提供



西西里岛一派舒缓调子,这些男子,有生活的历练。有一位尽然是当地米其林餐厅的厨师,读得到的风霜,品得到的优雅,是浑然天成的美。Uma Wang懂得这份刚毅潇洒的美,她把它们透过自己的时装雕塑起来,又透过穿着者升发出来。我最近几年都喜欢在有Uma Wang男装的店铺游荡,我觉得那里藏着一份仓怀和书卷气质。


我所知道的是:金城武,麦浚龙都有穿Uma Wang的男装。男装似乎更加wearable,接近日常。


3.


晚餐大家移步到了附近的崇德里。古旧川西民居改造的现代餐厅里,有觥筹交错的时刻,我喜欢坐在一隅,看宾客神态。


末了,再和Uma继续聊天。话题转换到了旅行和她在意大利北部小镇的工厂。QUISTELLO小镇位于意大利北部,每年有半年的时间,王汁都待在这里。人口不多、安静闲适,Uma给我看她手机里的照片,冬日有雾,神秘幽深。每次王汁一到镇上,大家就都知道,“Uma来了”。他们会给她最喜欢的猫咪洗好澡,送到她的房间,陪她一起睡觉。后来这只她最爱的猫咪被疯狗撕裂了,让她伤心了好一阵。镇上的人给她抱来了很多类似的猫咪,让她选一只,以解伤痛。


Uma拍摄的QUISTELLO小镇,

这是她最爱的猫,被疯狗撕裂,让她伤心很久

图片由Uma Wang提供


QUISTELLO小镇又被称为“暗黑”小镇,因为小镇附近有Rick Owens的工厂。在小镇的餐厅和超市,都可以看到穿Rick Owens衣服的人。黑色,冷调,酷与犀利,让人仿若堕入一个巨大的Rick Owens世界,如此超现实。


从HUG到崇德里,我和Uma谈兴甚欢,遇到对的人,彼此激发,聊天才如流水,我和Uma都是这样的人。坐在我面前的Uma是温暖的,单纯,感性,非常直率!


QUISTELLO,冬日有雾

图片由Uma Wang提供


她热烈推荐我一定去QUISTELLO旅行,“你一定可以在这里得到写作的灵感!”Uma两眼放光,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小镇闪烁的光辉,“电影《Call Me by Your Name》的拍摄地离QUISTELLO只有一小时车程”。此刻,QUISTELLO已在我心中种下烂漫印记。


晚餐与谈话不知不觉进行到23:00,谈兴依旧浓烈。Uma说到自己的传奇PR:Michele Montagne,作为巴黎时装周里最严苛且最具代表性的媒体经纪人,从Uma的口中,我听得到巴黎时装周的骄傲与等级感。我认为Uma在意大利获得更大的内心自由,她把最自我的灵魂留在设计时装的时光里,再把最本真的设计交由高傲的巴黎时装周去评判。


烂漫多情又才华横溢,她是Frida Kahlo,

关于Uma Wang 2017秋冬季的一次灵光


我忽然想起我读过《T Magazine》的一篇报道:Uma回味2017年3月在巴黎时装周发布春夏系列之后,由Michelle Mantagne引领至后台时,安特卫普六君子推动者及MoMu前馆长Linda Loppa看着她的眼睛时说的那句:“Uma, 我想你应该时常感到孤独”。她听完,差点哭了出来。


走出崇德里的时候,我望向夜色中在灯光映照下发光的Uma Wang时装海报,世界再大,我时常感到孤独,所以我一直在旅行,我前行的动力大约和Uma Wang笃信的一样:以未知等待奇遇是生命最大的恩赐。



我们应该还会见面,也许下次就在QUISTELLO吧!



? Uma Wang available at:


北京栋梁

上海连卡佛

上海新天地

香港连卡佛IFC

成都HUG


? 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www.umawang.com/


撰文:张朴

HUG室内、崇德里摄影:张朴

除去署名外,其余图片均来自网络


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ID:张朴好时光

Instagram:ethan_zhangpucd


张朴,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风格艺术,时尚生活


Kris Van Assche卸任Dior Homme,被怀念的高级感

一本书:献给安特卫普迷和拥有美好时装回忆的我们

那些碎片化的生活都成了靓丽提花 | Dries Van Noten

艺术家Sterling Ruby为何让Raf Simons流下热泪 

摄影师:Hedi Slimane

那家屹立在荒地的Prada幽灵店铺变成什么样了?

「时尚不过是一种丑陋的形式……」 

女爵Anna Wintour:“名气”不等于“成功

Hussein Chalayan:双脚离地,停在未来